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你们放心 欠的债我们一定偿还” ——肢残女潘洪燕与病弱母亲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新时代新市场 责编:陈 旗 时间:2019-04-15
导读: “你们放心 欠的债我们一定偿还” ——肢残女潘洪燕与病弱母亲的故事
        新时代新市场四川讯(马胜军 通讯员 陶广汉  王丽霞)一个28岁的三级肢体残疾女孩,与病弱的母亲艰辛劳累三年,靠勤劳挣钱和省吃俭用,还清了病故父亲20多年欠下的16.5万元债款。该母女俩用诚实守信的朴素行动,捍卫了新时代的道德准则,在感动乡邻中被传为佳话。近日,笔者慕名来到眉山市东坡区复兴乡红五星村,专访了潘洪燕与母亲左秋容替父还债背后的故事。


 
        完好家庭  因故生变
        在红五星村一处翠竹掩映的农家院里,笔者近日见到了这对纯朴坚强的母女。户主左秋容让女儿作介绍,潘洪燕若有所思地说,原来她家父母连同她自己共3口人,当时父亲潘建安也就49岁,虽然文化知识浅薄,但为人诚实善良,很能吃苦耐劳,无论是做木材生意,还是搞家庭养殖,或是下田干活,或是料理家务,父亲样样得心应手,成为家庭内外主要“支撑”,全家日子过得还算平稳。
        2012年,不料母亲出现患子宫内膜增生,先后三次住院进行手术治疗,尤其是到2014年还病变为子宫内膜癌前兆,医生只好给她做了子宫切除手术,在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至少需要三年的休息时间。就这样,母亲从一个好劳力逐渐变成为“闲置人”。从此,生意上的业务、家里在的事务,进一步压在了父亲一人肩上,由于潘洪燕三级肢体残疾的原因,父亲再忙也不让她操心家里的事情。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2014年腊月初的一天,潘洪燕父亲从外忙完生意回来,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心想贴几张膏药就好了,对此也就并没有在意,而随着病情加重,才到医院检查,却已是肝癌晚期,到2015年农历大年初一,前后仅一个月时间,父亲便离开了人世。晴天霹雳的打击,让母女俩悲痛欲绝。
        承诺还债  倾尽全力
        就在潘建安去世最初一段时间,他生前的债主们纷纷拿着新旧欠债单据,一个接一个地找上潘家门来,向母女俩讨要潘建安生前欠下的债款。包括赊销黄某饲料款11万元,赊销李某饲料款1.8万元,为一亲戚担保贷款2万元,修房借用一亲戚5000元,尚差杨某、余某、潘某、苏某等人的运输款、建筑材料款和务工款1.2万元,共涉及债主12个,总计欠债数额达16.5万元,都是潘建安生前在生意交往和生猪饲养中欠下的,最长欠债时间长达20余年。


 
        面对大山一样的债务,病弱的母女怎么偿还?潘洪燕告诉笔者,因为家里一直是父亲当家,他所欠别人的那些债务,我和母亲很少知晓。如果我们母女耍赖不认账,也就只能继续拖下去。可一想到这些欠债又都是债主们的血汗钱,也是由于他们信得过父亲才欠下的。因此,我们母女应该讲诚信,天经地义都该还。于是,母女俩便对每个债主提供欠款单据,逐笔进行了核实登记,并且表示全部认可,同时向债主们承诺,“虽然现在家里确实困难,一时无能力来偿还,但请你们尽管放心,即使砸锅卖铁,我们也会把债还完”。
        承诺容易兑现难。潘洪燕母亲左秋容介绍,因为她之前几次大病的手术和丈夫生前住院的开销,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当时家里唯一能卖钱的只有圈舍里的30头净猪和4头母猪,即使全部卖光,加上女儿任乡残联干事的工资收入,不吃不喝全部用于还债,也还差9万余元还债缺口。好在家里有多年规模养殖经验和圈舍场地。于是,母女俩认定还清债务唯一途径就是如何把猪养好,她们采取的做法就是将30头圈存净猪育肥再卖,4头母猪淘汰其中的两头(因为母猪高龄已近乎不能产仔),顺便用卖母猪款购回5头仔母猪,加上原存栏2头,使母猪饲养量达到7头,坚持自繁自养,规模逐渐扩大。
        “2015年起市场生猪价格特别看好。”左秋容喜形于色,“那两三年养殖相当顺利,每年出栏生猪200多头,平均重量达到三百斤左右,均卖出了好价,确实赚了不少。”她说,有了利润收入,我们母女就按照欠债数额的大小和轻重缓急,坚持做到每卖一批猪,就还一笔债,有多少还多少,还一个了一个,对债主从不失言。
        就这样,到2018年春,母女俩便彻底还清了潘建安生前所欠12个债主的16.5万元外债。“因为我11万元的数额最大,当初我找她们母女俩时,还以为这笔欠款很可能‘泡汤’,极有可能收不回来,真没想到她们母女说话算数,最早就把钱还给我完了。”饲料经销商黄某深有感触地赞叹,“如此信守承诺的母女,现今社会也难找啊。”就连左秋容的亲哥哥也说,“妹夫多年前给我借的5000元修房款,我想还不还也没关系,没想到妹夫不在了,妹妹和侄女执意要把钱还给我。还说亲不亲戚,欠的账都该还,人就要讲信誉。”
        艰辛付出  苦尽甜来
        提起自己的成长经历和还债的艰难,潘洪燕至今记忆犹新。她说她3岁时去爬一辆加重自行车玩耍,不慎随车摔倒在地,致使左脚骨折,造成三级肢残,到现在脚还出现抽筋,两腰部时不时地疼痛。潘洪燕说,作为独生残疾女儿,父亲在世时对她呵护有加,甚至连家里轻活都很少让她去做。自己也不愿成为家庭负担,大学毕业后被聘任为乡残联理事,使自己有了一份稳定的工资收入。
        但自从母亲做了子宫内膜癌切除手术以后,家庭负担逐渐加重,而且医生叮嘱她需要休息三年时间,哪知母亲刚休息一年,父亲便离开人世,家庭失去“顶梁柱”,巨额欠债又要还。这样,养猪卖钱和种6亩包产田的重担,就主要靠妈妈拖着病弱的身体“硬撑”,她每天早起晚睡,一直忙到深夜,除经佑100余头存栏猪,还要到田间干农活。对此,她母亲左秋容说,“从开始还债那两三年,我没有上街赶过一次场,没有上牌桌打过一次牌,也没有到娘家走过一次亲,家庭里外忙得团团转,有时累得坐着就想睡到,时常感觉身体不适,但一想到还债数额逐渐减少,苦点累点心头也感觉轻松。”
        为了助妈妈一臂之力,潘洪燕白天除了去乡残联上班,早晚也都“泡”家里,喂猪、扫圈、洗衣、煮饭、下地干活,与妈妈一道起早贪黑,勤巴苦做,忍着肢残的腰痛和不便的腿脚,超负荷干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家务和农活。潘洪燕说,“在那最艰难的两三年时间里,不仅我和我妈养猪赚的钱全部用于还债,而且我在乡残联工作每月的2000余元工资和年终奖,除了部分简单用于家庭生活日常开销,也都全用于还债去了。这期间,我既没有买过一件像样的新衣服,也没有外出旅游过一次,更没有去考虑婚恋的事。”
        “儿子生前欠的债,儿媳母女拼着还。”潘洪燕70多岁的奶奶告诉笔者,她和老伴共育有4个子女,虽然与他们早已分家过日子,但现在看到儿媳为还债这样辛苦,于是,不忍心也就和老伴一起上门来帮忙,一家三代没有一个闲人。经过精心饲料管理,使每窝猪崽保持了极高的成活率,田里农作物收成也不错,就这样经过三年多的不懈努力,终于还清了儿子多年的债务。
        如今,该母女俩已是无债一身轻,家庭经济条件逐渐好转。潘洪燕告诉笔者,“就在去年,她家装修了新房子,自己婚恋成了家,现在有了‘小宝宝’,另外还购买了小轿车,老公去成都务工补贴家用,全家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对此,当地许多人称赞这对母女俩能干,更为其诚实守信的高尚行为所感动。

编辑:李银冰     责任编辑:陈 旗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新时代人民小记者
京ICP备18023181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路2号人民日报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8 by all rights reserved 监督电话:010-65365635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