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妈妈,我永远是您长不大的孩子

来源:人民日报·市场报网络版新时代新市场 责编:陈兴起 时间:2020-05-08
导读: 看着你们黑发变白发,我怕你们再等不了,是不是我们不长大,你们就不会再变老……
母亲节快到了,开车带着妈妈去商场转一转,路上才对她说要买衣服。妈妈叹口气,悠悠地说了一句:“恁多衣服了,穿不完,还买它干啥?还能穿几年呀。”我鼻子一酸,一时间竟红了眼眶。
 

       妈妈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但在我心里,总觉得妈妈不会老,因为每次回家,妈妈都是一如既往的在厨房忙,给我们做好吃的,平时很少生病,自已洗衣拆被,给孙辈们做衣做鞋、绣花;二十年前爸爸去世后,妈妈就说:“我一定把身体照顾好,让你们啥时候回家还有个娘在。”回想这二十年来,工作、家庭的牵绊使我没能履行多陪陪妈妈的承诺,而妈妈却没有丝毫的怨言,依旧是孩子们疲惫时的港湾,从不去打扰孩子的生活。
 
       因为我的父亲生前也是一名警察,整天忙得顾不上家庭,所以妈妈对于当警察的我特别宽容,不管我多长时间才去看她,她总是为我开脱说“俺闺女忙。”每次给我打电话,我总能听出她的小心翼翼,特别是我有了孙女之后,她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敏,还忙不,累不累?”习以为常的我总以为这是一个常态,直到今天妈妈的一句叹息,一下戳中了我的泪点,也让我猛然惊醒:妈妈总会老去的。
 
       回忆中的妈妈总是一幅忙忙碌碌的样子,我们兄妹五人,再加上表姐、表哥们上学在我家吃住,姥姥长期随我们一起生活,家中不断十来多口人。每天天不亮,妈妈就起来准备一家人的早餐,中午下班依然是围着厨房转,晚上下班忙完厨房就洗衣服、做衣服,好像总有干不完的活。而妈妈在单位也是一名中层领导,现在想想,都不知道她是怎样忙过来的。
 
       在外求学的时候,有次下着大雪,我放学走进宿舍,突然发现妈妈正帮我铺床,妈妈见我进来,指着新被子对我说:“你看这天,说冷咋恁快,这几天冻坏了吧,给你换床新被子”。然后给我留下零花钱又急匆匆地回家了。我从窗内望着妈妈一步一滑地走在雪地里远去的背影,一滴滴眼泪落在了厚厚的棉被上。
 
       妈妈生活中没有叫过我们“宝宝、乖乖,”也不会把我们揽在怀中任我们撒娇,她的爱在一餐一食中,在一线一扣中,在我们长大后的目送中,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中,在对孙辈的继续疼爱中……可是我的妈妈,在我的渐生白发中也老去了。
 
       我开着车,不敢摘掉墨镜,努力地忍着泪水,怕妈妈看出我的眼泪,用开玩笑的口气对妈妈说:“妈,您这么漂亮,就是要多穿!让大家看看我的妈妈气质真好!”走进商场,音响里播放着《万爱千恩》:看着你们黑发变白发,我怕你们再等不了,是不是我们不长大,你们就不会再变老……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作者:范红敏(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古宋分局)
编辑:刘会芳     责任编辑:陈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