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 >

春回凤凰嘴

——湖北松滋市山民郑兴兵的脱贫故事

来源:新时代新市场 责编:陈兴起 时间:2020-06-22
导读: 郑兴兵和张老皿夫妇二人在吃晚饭。当看到自己出现在电视屏上,郑兴兵放下筷子,下意识地摸了摸眼睛。“大山深处的脱贫光荣户郑兴兵,自强不息,用勤劳的双手争取幸福的生活……”郑兴兵觉得今天的电视信号不错,女播音员的声音格外清脆。他确定,自己真的上电
新时代新市场湖北讯(周凡 黄中卫)郑兴兵和张老皿夫妇二人在吃晚饭。当看到自己出现在电视屏上,郑兴兵放下筷子,下意识地摸了摸眼睛。“大山深处的脱贫光荣户郑兴兵,自强不息,用勤劳的双手争取幸福的生活……”郑兴兵觉得今天的电视信号不错,女播音员的声音格外清脆。他确定,自己真的上电视了。
 
郑兴兵看了看张老皿,发现老婆正傻哈哈地盯着电视上的自己,眼睛比看自己真人时都要亮。郑兴兵咳嗽了一声,郑重其事地说:“我们家今后来来去去的人也多了。明天搞一天卫生,把屋里屋外收拾一下;后天上街,一人置办一套新衣服;再按驻村工作组陈大哥的建议,去把材料拖回来,马上对牛栏、猪圈进行环保升级改造。”以前说这些家庭大事的时候都是用商量的语气,这次郑兴兵直接宣布,张老皿也很顺从的表示赞成。
 
晚上,郑兴兵想起这些年的经历,辗转难眠……
 
从逃离到回归——坚守凤凰嘴的最后一户人家
 
湖北省松滋市有个卸甲坪土家族乡,位于湘鄂交界山区,号称“荆州屋脊”,郑兴兵家住的地方叫凤凰嘴,就在“屋脊”顶上,属于卸甲坪土家族乡彭家沟村。四面高山峭壁围住一个山谷,仅有一条山路可通山下。
 
郑兴兵记得小时候凤凰嘴有13户人家。人们在山谷里、石缝间种玉米、土豆,在山坡上放羊。听奶奶说,老一辈有的女人一辈子没下过山。当然,到郑兴兵他们这一代时,孩子们都下山读书,都知道了外面的世界,知道了改革开放。
 
1991年,郑兴兵17岁。他和家乡的所有同龄人一样,离开凤凰嘴,开始了背井离乡外出谋生的生活。呆在家里没有出路,既挣不到钱,也娶不到媳妇。女孩子们都飞到了山外,飞到了南方。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不是所有的游子都能够衣锦还乡。一无学历二无技术的郑兴兵在外跌跌撞撞打拼了22年。他到过湖南,到过浙江,到过广州深圳。2013年,39岁的郑兴兵了结了一段失败的婚姻,背着空空的行囊,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凤凰嘴。这一年,凤凰嘴还剩下3户人家。
 
回到老家,低矮潮湿的老土坯房已垮掉了半边,大门早没了,扎成一片的高粱秆就是大门。看着颤颤巍巍出门迎他的老母亲,郑兴兵跪地嚎啕大哭……
 
2014年,凤凰嘴就剩下郑兴兵一家人。
 
都走了。郑兴兵却懒得走了。他在外多年仍落得孑然一身,已心灰意冷;他还要陪着老母亲,直到把老人家埋进故土。
 
从脱贫到脱单——娶回凤凰嘴的唯一外地媳妇
 
2014年,松滋市吹响精准扶贫集结号。郑兴兵家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9月份,村书记魏刚、松滋市财政局驻彭家沟村工作队员陈茂荣上山到郑兴兵家了解情况。紧接着,凤凰嘴下山的唯一道路扩宽了,以前摩托都难行,现在可以通农用车了;电网进行了改造;自来水工程动工了……年底,魏刚书记上门动员郑兴兵发展生态养殖,分析了3大优势:一是地理位置好,面积大环境好,出山路口安一个人能打开的门,牲畜全关在里面,可在100多亩山地里散养、放养,不会祸害别人的庄稼;二是政府免费技术培训;三是可以申请政府全贴息小额扶贫贷款。最后,魏刚说:“现在,国家关心农村农民,只要肯干,不出门也能过上好日子。哪里水土不养人!”
 
 
郑兴兵心动了。虽然失败过,落魄过,但是七尺男儿,只要有机会,谁愿意窝囊一辈子!
 
2015年,郑兴兵申请小额扶贫贷款5万元,养猪26头,牛16头,羊140只。年底不但还清了贷款,还添置了一辆二手农用车。
 
有了经验,郑兴兵越干越起劲。2016年,郑兴兵申请危房改造资金,政府给他补助了3万元,自己拿出4万多元,建了新房子。
 
新房子建好了,一件旧心事又缠上郑兴兵心头。原来打工时曾经互有好感的贵州女工友张老皿,不知现在怎么样了,还是不是一个人……
 
原来穷,憋在心里的话不敢说,现在有了底气,郑兴兵终于勇敢地拿起了电话……2016年底,郑兴兵把张老皿接到了自己的新家,说:“虽然我现在还是贫困户,但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过,我明年就能脱贫,我们以后还会过上好日子!”又发誓:“不脱贫不领结婚证!”
 
直接真诚的表白打动了原本简单朴实的人。张老皿直接留下了。2017年,家里多了一个人的郑兴兵更添干劲,年底除去养殖成本,纯收入9万多元。郑兴兵主动申请,村委会、工作组调查核实,郑兴兵脱贫了!
 
郑兴兵、张老皿正式领取结婚证,宴请亲朋举行婚礼,40多岁的新郎披上红妆娶媳妇,青春焕发;久已沉寂的凤凰嘴又热闹了一回!
 
从贫穷到小康——美丽的凤凰嘴是永远的家
 
郑兴兵养殖规模越来越大,日子越来越红火,也成了当地各类媒体宣传的红人。2020年4月18日下午,郑兴兵又一次把电视台的记者送出山门,记者调笑说:“出了家门还要出院门,出了院门还要出山门。你就像一个土寨主啊!”
 
郑兴兵自己也很陶醉从外面慢慢走回家的感觉。走进山门,他的牛就来迎他,他从老婆老家贵州引进的驴就用头来拱他;再走几步是一片树林,“黑子”就会领着一群小猪来吵着要喂食。黑子300多斤了,是唯一一头去年喂到今天的猪。去年的猪紧俏,价格也好。郑兴兵这里不但没有非洲猪瘟,还是散养的生态猪,更紧俏,仅卖猪就卖了30多万。“黑子”本来是工作组订购的,结果那天来捉,这家伙竟然爬坡跳涧如履平地,硬是没有拿住,后来就干脆留下了这只“运动猪”。
 
 
穿过小树林,远处山坡上的羊、院门内的鸡(山里有野物,鸡只能养在内院)看见郑兴兵,就都叫起来。郑兴兵觉得自己像个阅兵的将军。
 
郑兴兵站在院门外,从山坡看到树林,他想,从小就在这里,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凤凰嘴的春天这么美?
 
这么美的凤凰嘴,不能没有人烟。
 
将来我们死了,这里还有没有人呢?想到这里,郑兴兵快步回家。他要跟张老皿商量,要生孩子;还要把这里建设得更好,让孩子舍不得离开家。
 
编辑:李红莉     责任编辑:陈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