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湖北监利:故乡浅夏如诗

来源:新时代新市场 责编:陈兴起 时间:2020-06-22
导读: 鲜活明朗的浅夏,是故乡监利一年中最温和、最明媚、最舒畅的季节。
暮春芳菲尽,浅夏绿意浓。
 
转身间,春已去,夏已来。依恋挥手姹紫嫣红的春,微笑迎来了绿意葱茏的夏。
 
我喜欢能够把天空当背景墙拍照的夏天。喜欢夏天清晨的风、午后的树荫、黄昏的落霞,更喜欢浅夏如诗的故乡原风景。
 
鲜活明朗的浅夏,是故乡监利一年中最温和、最明媚、最舒畅的季节。她没有春天的迷幻,没有冬天的苍凉,没有秋天的萧瑟,有的只是荆楚水乡的含情脉脉,有的只是荆楚人的热情奔放。
端坐季节的眉端,一触碰,满眼都是深绿;一呼吸,满鼻都是清香。
 
浅夏的绿,纯净得让人沉醉。它脱去了初春时鹅黄的底子,或淡绿,或翠绿,一切都那么透亮、那么清新,演绎出时光的轻盈和生命的厚重。
 
浅夏的风,呢喃着夏日的呓语,轻轻地越过荆楚大地的江河湖水,梳过碧野,惬意地拂过人们耳畔,轻柔地安抚着从春天里走来的每一个生灵,为绿叶繁花送去一缕缕柔情。
 
浅夏的雨,比春雨少了一丝缠绵,多了一分激情;比夏雨少了一些喧闹,多了一丝清爽;比秋雨少了一份成熟,多了几分青春。我喜欢浅夏的雨,喜欢它的潇洒与随意,喜欢它留下的最为清凉的气息。
 
田野村头,阡陌依稀。李子桃子阵阵飘香,目光所及,麦浪滚滚,稻苗摇曳,荷叶舒展,鱼儿戏水,“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伴随着梦里水乡沃野千里的烟雨,汇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不似春光,胜似春光。
 
江水荡漾东去,蜿蜒绵亘的长江大堤像一条白色的绸带直通天上。浅夏的堤旁绿草茵茵,树林掩映,小径里散落着“98抗洪”“小城大爱”的声息。
 
旖旎的滨江公园,林木葱茏,鸟鸣园更幽。花草带着新意,散发出的清香,在空气中环绕。休闲健身的人们,长裙短裤,步履轻盈,伴随着或缠绵、或奔放的乐曲起舞。各种式样翔空起舞的风筝,在天空的幕布上,画出了一幅幅美丽的夏日图画。
 
浅慢行,无需花香落满肩,只是看着这些,便使人沉醉。
 
浅夏的风吹过发际,也送来了记忆。这个季节,有太多过往值得我去怀念。儿时的夏天,乐趣多多,一把蒲扇,一张凉床,在飞着萤火虫的夏夜,一摇就摇走了一个夏天;这个季节,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珍爱。回首刚刚走过的这个春天,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突袭荆楚大地,我们有太多的无奈,也有更多的温暖和感动。有失去有疼痛,也有更多的友善和大爱,使我们对人生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感悟和懂得。
 
掀开夏的帘,故乡浅夏如诗,一草一木,一湖一水,无不真实,无不灵动。
 
让我们不负这个如诗如画的夏天。(邓池源)
 
  
编辑:李红莉     责任编辑:陈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