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希望的田野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新时代新市场 责编:陈 旗 时间:2019-12-29
导读: 希望的田野
          新时代新市场河南讯(董小平 通讯员 崔小玲 董全云)此刻,没有人记得当初你混沌如初的样子。那个叫盘古的巨人,拼尽周身气力,撕扯开一片天地后,那冉冉升腾的,成为看得见却怎么也够不着的遥远穹顶,而支撑着众生世世代代繁衍生息,被万民踏在脚下赖以生存的土地,成了人间再也离不开的乐园。从此,每一粒种子都找到了自己的家,扎根大地成了万物生灵最安稳的存在。
 
                                                              
  
          无论沧海桑田如何变换,土地永远是耕作者心灵深处弥足珍贵的爱恋。习惯了土里刨食的农民,从来没有随着新型集约化、规模化种植而疏远与土地的距离,尽管当初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劳顿之时,也曾无数次感慨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但真正让他们离开土地,还真像是要斩断他们的命根子。种地,似乎成了农民的代名词。
          人们把大地比作母亲,孕育,自然成了她无可推卸的责任。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大自然的日光月华温暖着大地母亲巨大的孕囊,生命的裂变在朝朝暮暮中一寸寸生长。
 

 
          麦子熟了,现代化的机械设备早已取代了古旧的镰刀,从麦浪滚滚到打包归仓只在转瞬之间,农民似乎一夜之间没有了用武之地,只有那些被大型收割机遗落在田间地头漏网的麦穗,依旧锋芒毕露地躺卧在田亩间,成了填补农民心灵空虚的安稳剂。于是,拾麦子成了麦田被“大型自动剃头刀”掳掠之后一道细腻的风景。
          金秋,田野、枝头硕果累累,每一穗玉米都是一只金灿灿的希望,每一枚果子都是一个甜蜜的梦想。规模化种植、机械化耕作使太多辛苦了大半辈子的农民,不用再站在炙热的太阳下,向土地索要口粮,年青一代的农村人纷纷背起行囊,过上了北漂或南漂的候鸟时光。曾经的壮劳力,此时已被岁月蹉跎得弯着腰或是驼起背,但他们仍旧念念不忘土地的恩赐,还没怎么歇息,就又旧情复燃,想方设法去亲近田地。拾秋,是他们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光。
          不用大肆宣扬,他们的朋友圈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里乡亲。今天村里哪块地机器收割过了,遗落在地里的玉米棒依稀可见,埋进地里实在可惜,于是左邻右舍、三五成群,找出叠放好久的包包袋袋,一窝蜂赶到那块地里,主人家按天计算报酬,老农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离开土地这么久,浑身正憋着一股劲儿,这样一来,主家与劳作者各得其所。由于还有太多的地块在等着这群人,所以即使多少留下点零碎儿,主家也就难得糊涂了。再后来一段时间,这群人赶场子似的走遍村里的每一寸田地,豆子地、玉米地、花生地、红薯地,所到之处,人声鼎沸,他们中小的年近花甲,大的年愈古稀,有的上有老下有小,有的已是儿孙满堂的家中长者,安逸的生活对他们而言几乎是一种奢侈。他们那些浮躁的子辈孙辈,看惯了太多外面的世界,追求着永远难以满足的理想生活,而他们这样的年纪,恰是把青春岁月奉献给土地的那个群体,他们心头永远卸不掉沉甸甸的责任,心疼小的,牵挂老的,土地从来都是他们最朴实的希冀。
          等到村里的地面拾掇干净,邻村哪块稍稍滞后收割的田地,又成了他们挺进的新战场。临近播种冬麦时节,翻新土地备播之际,地里那些经过拾秋者大面积捡拾后残存的星点籽粒,将会在不经意间掩埋到土层下,任生命的光华湮灭殆尽。这时候,这群与土地结下不解之缘的拾秋者,又会不谋而合再次光临,而此刻,主人家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更不会上前阻拦,任凭这些人随意捡拾,那感觉,像极了山里人家在柿树梢头特意留给过冬的鸟儿随意叨食的红柿子。
          庄稼颗粒归仓后,冰菊作为家乡新型产业也到了采摘的时候,附近村子里的大娘奶奶们脸上绽开了比菊花还灿烂的笑意。采菊东篱下,有搬把凳子边采边往前挪的,有猫着腰时不时做一下伸展运动的,还有年纪稍轻,一路神采飞扬勇往直前的。远远望去,好一幅锦上添花、黄金满地、人与自然握手,土地与子民狂欢的陌上图。她们的报酬是按桶计算的,精明的采摘者小心翼翼地把娇嫩的黄花一个个支棱起来,松松软软的,不一会儿功夫便是满满的一桶,一天下来,手头麻利的能采上二三十桶,收入也比较可观。午间小憩,欢乐的采菊人满心欢喜。
          “没想到啊,玩笑间采点花儿也能挣钱,真是想不到的事儿!”一位大婶自豪地说。
          一位老婆婆却略显不满,撇着嘴嘟囔着:“按桶算太不合理了,我每一桶倒出来都比别人多!”
          离她最近的那位听得一清二楚,嬉笑着接上话茬:“谁让你把花放那么瓷实的?”
          “我也不想呀,可这不争气的腿,本来桶就满了,等一瘸一拐颠到地方又沉下去了,还得再采些往里放,这不就每趟都多出来了!”
          逗得一堆人哈哈大笑,这位轻度残疾跛着一条腿奶奶辈的老者却一本正经地说:
          “笑啥?像我这样这把年纪还有活干,有钱挣,俺孩儿让我往城里住,我都不去,咱这一辈子和泥土打交道的人,生是地里人,死是地里鬼,自在得很吶!”         
          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穿过一缕缕悠悠菊香,蔓延在广袤的希望的田野上。        
编辑:崔真真     责任编辑:陈 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