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家风的传承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新时代新市场 责编:张宸华 时间:2018-11-30
导读: 在我儿时的印象里,父亲从来不顾家。不是出差,就是下乡。带回来散发着淡淡酒香的面包,使我们兄妹三人盼着老父出差归来;而他实施的棍棒教育,让我们都不敢亲近他,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我们实施男子单打,土壤肥料化验室往往就是他对我们施暴的地方,因为判别
在我儿时的印象里,父亲从来不顾家。不是出差,就是下乡。带回来散发着淡淡酒香的面包,使我们兄妹三人盼着老父出差归来;而他实施的棍棒教育,让我们都不敢亲近他,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我们实施男子单打,土壤肥料化验室往往就是他对我们施暴的地方,因为判别对错的标准,总是掌握在他手里。记忆中他给我的唯一玩具,就是一只细细的铁环。实在无聊了,我们也去撕些试纸玩,玩计数器。
那时家里太穷,平时没有电视看,上初中时,同学们聊着正大综艺、综艺大观,我还不知道那是个啥玩意儿,只有在大年三十晚上,我们兄妹才好去门口邻居李叔家里,美美地看一通春节联欢晚会。买不起电视,是因为不但要供我们兄妹读书,还有大姑家的表姐、二姑家的表妹、大姨家的表妹、二姨家的表妹等,都曾在我家住着上过学,还要接济父母双方的亲戚,这也是父亲执意要从他工作了将近7年的省农业厅调回来的原因---方便顾家。要说老父也有过那么一次“手握重权”的时候,曾经有一大批化肥,批条的事是老爸一人在操作。那时,化肥紧缺,平价一倒手,差价很可观。就有人眼红了,这边化肥一处理完,那边就有人状告老爸,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老爸批出去的条子,没有谋取一分钱的私利,有钢全部用在了刃上。父亲本来就对做官没兴趣,从那以后,父亲更加远离了权力,所以直到退休,虽说是全县第一个晋升高级农艺师,但是他的职务一直是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土壤肥料工作站副站长。
父亲最高兴的事,是不停的有农民找到他,说朱老师,我的豆子生病了,你去瞅瞅;朱老师,我家的麦子倒伏了,你看看啥原因,他会二话不说,蹬上车子,跟着人家走了。
找他最多的几个人,那一帮子当时的小年轻,当时各乡镇的农民技术员,现在都成了乡镇正规编制的事业全供人员,这是他们当初不曾料到的。当时这些年轻人,都是有文化有头脑有理想的新一代农民,乐意接受新知识,父亲所承担的小麦低产变中产、大豆高产栽培技术等项目,就是他们协助完成的。父亲一共获得11项科技成果奖,其中部级二等奖1项,省级三等奖2项,地厅级三等奖6项,县级成果奖2项。那一帮子年轻人,也都或多或少持有了一些证书,从而被乡政府聘为临时工,大多在乡镇从事着农业技术的推广工作,在乡镇机构改革时,这些货真价实的证书,帮助他们圆了梦。
现在唯一感到温暖的是,记忆中我吃过螃蟹干饼。上周末回南阳见到老父,他拿了一本书让我看,书名是《畅想録》作者是杜夫恒,我问他这人是谁,老父说,这是你杜伯伯写的,签了名送给我的。他当年做过县委副书记,听说你患了佝偻病,大腿一拍,说走吧,带上你老楚伯(当时的农业局长),俺们仨跑到下洼的山沟里,夜里打着手电,挽着裤腿,鼓捣了半夜,逮了将近一桶的小螃蟹,回来盐水泡了一天,洗净炒焦,碾碎了给你炕干饼吃。
那时农作物产量低,吃饱饭是硬道理。领导们也没官架子,也都重视农业,频频光临寒舍,问计于父亲。父亲也没辜负领导的重托,他参加过唐河、方城、社旗等几个县的土壤普查,对全县各地的土壤特性,养分状况,都很了解,根据当时全县土壤养分情况,通过推行增施磷肥、调整氮磷比例、改进施肥方法、推广配方施肥等方法,使全县小麦由低产跃入中产行列;开展了“以土壤碱解氮定磷、钾肥用量”的烟草施肥技术,使烟田施肥规范化,节约了钾肥,提高了烟叶品质;研究并示范推广了以配方施肥为主的大豆高产栽培技术,结束了全县36年平均单产57.8公斤的低产历史,1992年,“社旗县10万亩大豆高产开发”项目,单产达到136公斤,比前三年平均亩增11.9%,超额完成了125公斤的计划指标,社旗县成为黄河以南大豆大面积单产最高的县(《河南农业信息》1993年第三期);与人合著了《农作物配方施肥》一书(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出版)。
辛勤的付出,父亲也获得了不少荣誉,主要的有:
1988年被授予社旗县首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
1989年被县委知工办评为县委知识分子工作顾问;
1990年被评为南阳地区科技“双放”先进工作者;
1991年被县委、政府评为先进个人;
1991年被地区农牧局评为先进工作者;
1991年被南阳地委、行署评为科技兴宛先进工作者;
1991年,因长期坚持农牧渔业技术推广工作,被农业部授予荣誉证书;
1992年被授予社旗县第二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
1996年被县委、政府评为“科技兴县”先进工作者;
1997年被县委、政府聘为县青少年校外科技导师;
1997年被市农业局评为先进个人;
虽说父亲工作上有一套,但是也很迂腐,在北寨外住时,家里买了一只小羊羔,奶子羊,一天下午,父亲去放羊,牵着羊去,羊吃饱了草,却怎么也不肯往回走,无奈,父亲只好把羊羔抱了回来。
父亲还没有主见。比如老娘要我去买500块煤球,父亲说,对,买一次是一次。我要说,要不先买200块吧,多了没地方放,父亲想想,也很有道理。他其实是蝙蝠派,谁嗓门大,他会认定谁有理,从而坚定地加入到有理的一方。
父亲还很有封建家长制的范儿,比如在饭桌上,他自言自语说,要不再吃半块馍?你可千万别把这句话当成疑问句,它其实是一个祈使句,这句话至少包含了两层意思:我还要再吃点儿馍,半块就够了;你们谁去给我拿都成,反正我是不亲自去拿滴。
不过,似乎父亲越老思想越进步,在临近退休时,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了一届党代会。到龄该退休了,领导让他晚点办理退休手续,不信,你看他的履历:
1955年7月---1961年8月,在南阳一高中学习;
1961年9月---1965年7月,在河南农学院学习;
1965年8月---1972年1月,在省农业厅技术处工作;
1972年2月---2000年8月,在县农业局、农技中心工作。
父亲是1938年出生的哦。
父亲也曾抽烟,因为医生一句话,抽烟不好,戒了。后来又抽过,因为妹妹手背上长了一个大瘊子,老爸听了一个偏方,用烟火烤,他一直用这个法子,烤的那个瘊子自己脱落,自此,再没有抽过一口烟;老爸也不喝白酒,红酒还能来两口;老爸不会打麻将,上班时不会打牌,退休后,老妈他俩也能来交公粮了。
父亲这人太无趣,工作这么多年,除了看书,没有其他的爱好。到退休时,他的书,装了整整两个书柜。我说怎么处理,父亲说,卖了吧,卖废品。上周末我问他,当时怎么舍得把书卖掉?父亲说,全是土壤肥料方面的,现在的肥料,配方越来越合理,看,想的多开。他其实还珍藏着那一个个荣誉证书。我把那证书摊到桌上,细细看了一遍,没想到老妈走过来,把那些证书都给扔到桌子底下,怒气冲冲地说,要这些东西啥用?
啥用?它上面虽然只写着老爸的名字,但也饱含着老妈的付出。老妈不但要上班,还要顾着这个家,还要顾着那几个亲戚的娃,所以,积劳成疾,退休后脑萎缩,与这个社会脱节了,用《桃花源记》里一句话,“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一堆证书,惹恼了她,老爸尴尬地说:“你妈确实为你们几个上学,没少操心”。
老妈身体瘦弱,基本不吃青菜,脑萎缩、脑部血管还有栓塞,心脏功能还不是太好,还有风湿性关节炎,双膝关节尤其严重。近年来,又有点精神病的苗头。老爸是久病成医,不但自己按时服药,还提醒、监督老妈服药,因为稍不留神,老妈就会把药藏到衣服口袋里,吃了这么多年的药,老妈也是吃烦了。但老爸监督很严,老妈也很听话。
七月份局里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每人撰写一篇稿件,要求以家风、家教、家训、家庭故事等为主题,以散文、诗歌、评论、随笔、书信手札等方式撰写,上周五上交。我当时没完成这个任务。原因是害怕写作,文笔不行,更主要的是,家里确实没有成文的家风、家教、家训,写不出来。后来拜读了马哲的大作,写得情真意切,也有了写写父亲的冲动,就是思路不清,我把父亲的琐事讲给她,她从佛家角度说,你父母的德行,使你们兄妹成才,并惠及子孙。我儿子今年毕业于市一高,考上了东南大学,外甥今年考上了市一高。
我不信佛,但是听了马哲的话,我也悟出一点儿道理,家庭的传承,究竟要传承什么?首要的应该是精神的传承吧。
(作者:朱太保,河南省社旗县审计局干部、社旗县朱集镇殷河村驻村第一书记)

编辑:     责任编辑:张宸华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京ICP备18023181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路2号人民日报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8 by all rights reserved 监督电话:010-65365635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