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浩沙健身陷闭店漩涡 预付消费亟待引入第三方资金监管

来源:人民网 责编:赵阳 时间:2019-07-30
导读: 浩沙健身陷闭店漩涡 预付消费亟待引入第三方资金监管
        国内最早的健身连锁品牌——浩沙健身闭店潮正在全国多地上演。近日,人民网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安慧北里逸园5号楼的浩沙健身阳光店,这里早已是人去楼空,健身中心的玻璃大门上的一纸通告显示:“店内暂时停电,无法正常营业,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浩沙健身阳光店已停业数日。
 
        从玻璃大门往里望去,店内已是一片狼藉,纸张、饮料瓶等垃圾散落各地。随后,记者探访得知,附近门店都在正常营业,并未出现停电现象,还有店员告诉记者:“浩沙健身店内的健身器材早被拉走了。”
        一位住在附近小区的张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关店之初就有很多人过来寻问相关情况,但都没有结果,很多消费者投诉无门。对此,业内专家建议,当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应先与经营企业进行交涉。如交涉无效或无法交涉,可向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反应;也可向当地消费者协会投诉,请求支持;还可以提请仲裁机构仲裁或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
        浩沙健身集体“蒸发” 董事长、总裁均被列入失信名单
        与浩沙健身阳光店直接关店情况不同的是,其他大部分店面都进行了更名或者转让,这不仅给老会员的健身带来困扰,还使得浩沙健身的前员工工资拖欠长达半年之久,至今无法解决。
        记者在位于崇文门新世界二期地下一层的浩沙健身馆看到,该店面已更名为韦德健身,负责接待的店员曾是浩沙的老员工,现已入职到韦德健身。据该店员反馈,韦德虽已帮助老员工补偿了部分工资,但仍有很大一部分员工工资未被结清,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
        该店员还介绍,从今年4月份开始,浩沙员工还被公司强迫从工资中扣除金额入股,名义上可以成为店面的股东,却未签署任何书面合同。“起初还有一些分红,后续公司便彻底倒闭,使得很多员工吃了哑巴亏。”该店员无奈的表示,截至目前,员工维权未有明显进展。
 
 
浩沙部分员工组建微信群进行沟通交流。
 
        记者随后又以老会员的身份来到了浩沙健身惠东店,但该店面已经更名为迈高健身。该店客户经理蒋某告诉记者,现在有专人在负责浩沙遗留下来的老会员,但需要花费1095元再购买一个升级包 ,才可以继续健身。
         该客户经理随手拿出了一个登记表,让记者登记个人信息,包括姓名、电话等。记者表示并不想继续交费,询问是否还有其他处理方案后,蒋某又拿出一张电子通知单并再三叮嘱:“现在另一个店也可以升级,要便宜一些,但只开放100个名额,错过就没有了。”
        最新消息显示,浩沙健身位于北京的45家店面均已闭店或转让,浩沙健身的官网也已无法打开。早在今年5月,福建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公布了19名失信被执行人,其中浩沙健身的两大股东——浩沙国际董事长施洪流、泉州浩沙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施鸿雁二人赫然在列,涉案标的金额超过12亿元。
        公开资料还显示,施洪流、施鸿雁二人为亲兄弟,施洪流为浩沙品牌创办人,港股上市公司浩沙国际(02200。HK)的董事长及执行董事,施鸿雁任浩沙国际副董事长、行政总裁与执行董事。值得一提的是,去年6月29日,浩沙国际出现断崖式跳水,不到半小时之内,股价从2.10港元暴跌86.19%至0.29港元,随后被沽空机构做空,并持续停牌至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浩沙健身的闭店一方面是由于母公司浩沙集团在资本市场运作失败所导致;另一方面则是传统健身俱乐部重现金流模式带来的经营压力。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去年11月开始,浩沙健身在南京、成都、天津、北京等地的多家门店先后传出关闭消息,这也引发了公众对预付消费模式的质疑。
        “专款他用”暗藏资金链断裂风险
        实际上,预付消费模式是可以给消费者带来一定的便利和实惠,例如:预付卡可以免去现金付款,还能享受更低的折扣、会员价、私人定制等更多商家提供的服务。而对经营者来说亦有益处,经营者可以通过预付费在短期内获取更多资金用于生产经营,弥补其融资成本